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

世界第一喻吹,不接受反驳!

喻队生日快乐❤️😘🎁


写手和画手的CP作业

对,我就是写个作业。
CP:喻黄
1.写/画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2.写/画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3.写/画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候
4.写/画这对cp深井冰的时候
5.写/画这对cp色气的样子
6.由写手写一段文字,画手来配图
7.由画手画一幅图,写手来配文字
8.送给你的写手/画手,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一幅图

嗯……我比较小白,不会放链接,有小可爱可以指导一下么?这页留着,当一个目录页,希望独属于我的画手可以看到~和我一起写作业^_^

Raphael

有人说,世界将终结于火,或将毁灭于冰。

Some say the world will end in fire ,
Some say in ice .
From what I have tasted of desire
I hold with those who favor fire.
but if it had to perish twice ,
I think I know enough of hate
To say that for destruction
Is also great
And would suffice

有人说世界将终结于火,
有人说是冰。
从我尝过的欲望之果
我赞同倾向于火之说。
但若它非得两度沉沦,
我想我对仇恨了解也够多
可以说要是去毁灭,冰
也不错,
应该也行。

--罗伯特·弗罗斯特

        血族与神界的战争,终止于五代血族现身并与天神所签订的契约。梵蒂冈大教廷一如之前的光华无限,反复赞颂曾经的安琪罗主教的功绩,将他奉为神明,给予无限的景仰与敬畏。

        这个时候,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些信徒口中的最为光辉的安琪罗主教,曾被人类驱逐、唾骂、视其为血族的走狗。他们不断榨取着他的血液以求自身的存活,在渎神的同时宣扬自己的高尚——仿佛他们真的在猎杀血族一样。

        在黑死病蔓延的时期,所有人为了活着不择手段,因为他们本无信仰。梵蒂冈教廷最后一个安琪罗主教,被赐予了如同耶稣般的死亡。又因之后的一切神迹,赞颂起他的功德,包括那并非主动甚至是自愿的、对于教廷掌权者以及高位者的救赎。

“拉斐尔。”

“那会是我永远的名字——艾伯特.拉斐尔.卡伦。”

“哦,对。包括领养你的人类的姓氏,以及被迫授予的家族光辉!是,是,我永远都得记得你那置身事外的高尚!”平缓的音调慢慢提高,但是夜空的寂静安抚着他,没有真正的吼出来。

大天使叹了口气,起身面对着他:“诺森伯兰.诺兰德。”
再一次见面,空气间因呼吸而起的、带着温凉气息的白雾,可听到的藏于胸腔的心跳,诺森伯兰深吸一口气。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到他快要忘记自己身为血族的漫长时光并不能改变既定的任何东西。

期盼是隶属光明的词语,被赋予血族就只剩下折磨了。时至今日,他不能毁了它,一次聊胜于无还算是平和的会面。

“我的年纪和你相较是相似的,你总不能老是用这样无关紧要的事情来教训我。”

诺森伯兰看着他盈满了月光的眼睛,轻声开口:“是,接下来,你是否还要告诉我,大天使拉斐尔与血族布鲁赫族族长,原本并无交集。”

拉斐尔垂下眼睛:“我没有这么说哦。”他侧着头想了些什么,月华落下来洒在圣洁的衣袍之上,虽然收敛了一切光辉,但是自身气质还是带给人宁静与安详。很可惜,大天使身边只有一个与自身信仰全然相反的血族。“诺兰德,我有你所认识的人的所有记忆,但你所认识的‘拉斐尔’已经死在梵蒂冈最冷的那个冬天的十字架上。现在,你对我所有的指责都不公平。”

他们谈论着过去的事情,只是百年已过。

诺森伯兰捏了捏眉心,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有关于纠葛怨恨甚至是喜欢,种种心情似乎是在某一个瞬间老去了,仿佛不曾支撑他的怀念经历无数光阴。

拉斐尔重新坐下来,盯着自己手掌间放出的点点光亮,光明逸散到山林之间,像是一幅很美很安静的画。他抬头望着诺森伯兰:“潘西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再也没有找到任何一座城市与它相似。”

诺森伯兰对上他的视线,慢慢低下身来:“我很好奇,拉斐尔。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来见我,你我,甚至没什么谈话的必要了。我还以为你会对我避之不及——为了你那些无聊的立场……”

显然诺森伯兰的用词过于温和了,拉斐尔责备的瞪着他,食指在唇间阻止这个血族说出来更多冒犯的言语,迫使他们不得不打起来。

“因为潘西啊……”

“什么?”

拉斐尔以指为刃隔开臂腕,金色的血液昭示着神族的身份伴随着黑紫色的权杖缓缓现身。诺森伯兰离他太近了,血液的味道似乎是成团扑过来的。

“我想,我至少要把武器物归原主。”

“我记得,这并不是我交付于你的。”诺森伯兰的声音有一些生硬,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局限在血液的味道上。

拉斐尔笑了笑:“可是,我说的是物归原主呀。”

诺森伯兰慢慢的收回潘西,耳边的风声混合着拉斐尔的声音:“你是对的,光明永远不会纯粹的存在于世。直到现在,我依然坚持你所做的是个错误。但是……”

错误啊……

“但是什么?”诺森伯兰不怎么抱有希望的追问道。

“我需要做一些什么,不使信仰蒙尘,诺森伯兰。”

“拉斐尔,你从未背离过你的信仰。”

大天使平静地看着随自己坐在草坡上的血族,时间从来没有仁慈的为什么人停下来过,“所以我只是没有能力给予你回应,诺森伯兰。”

诺森伯兰勾出来一个足够凉薄的笑:“我知道,在我允许‘艾伯特.拉斐尔.卡伦’离开黑世界回归朝圣的道路时我就很清楚了。”

只是我,无法控制的,给予了你我作为一个无信仰人的忠诚。

没有人再开口,谈论过去未来以及眼前种种,直到有风带来了曙光与黎明,拉斐尔在原地等着身旁冰凉的温度慢慢消失,垂下头呢喃着出声:“我发誓。”我爱你。


@https://m.jjwxc.net/book2/3610450
【神使降世】——黑之蓝调